社群圈子信息
      社群圈子信息
  • 圈主:扬帆启航
  • 粉丝:1 人
  • 人气:13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电话:0405 305 437
  • 地址:328 Lune River Road, Ida Bay, TAS 7109
澳洲中餐厅屡陷信任危机!“那堵墙”背后的秘密...
2019-09-03 07:02:44 25
  • 收藏

    共2760字|预计阅读时长4分钟



    阅读导航

    • 前言:在澳洲,热爱中餐的不只是华人

    • 出事的总是中餐馆?

    • 中餐里看不见的危险

    • 结语


    前言:在澳洲,热爱中餐的不只是华人


    自从第一批中国移民到达澳大利亚的那一刻起,中餐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片南半球的土地。


    《澳大利亚食物简史》一书的作者奥康奈尔(Jan O’Connell)表示,中国食物首次出现在澳洲,实际上可以追溯到19世纪50年代的首批中国移民潮:


    当时不少中国人选择在金矿上的一些厨房里工作,并为金矿上的工人们提供饭菜。


    “在淘金热期间的维多利亚州,涌现了许多这样的中餐厨房。后来,在昆士兰和西澳的淘金热期间也有类似的现象。”  奥康奈尔补充,“他们做出的中餐实际上迎合了中国人以及欧洲人的口味。”



    事实上,随着中餐馆在澳洲逐渐扎根,热爱着那份混杂着油盐酱醋的独特口味的人们,其实也不早已仅限于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同胞们。


    历史学家妮可(Barbara Nichol)曾在澳洲国家图书馆的《甜与酸》播客中提到,“很快地,那些追求时尚的’波西米亚风’澳洲人和需要深夜进餐的工人们都开始欣赏中餐了。”


    她指出,“自从上个世纪初开始,澳大利亚各大城市中正在兴起的知识分子,包括艺术家、作家,以及后来的大学社群,都开始纷纷前往唐人街探险。”


    不过如今不同往昔,这些城市里的中餐馆也早已不局限于唐人街——甚至几乎在澳大利亚的每一个偏远郊区,你都可以找到不止一家存在。


    不管是广式早茶的水晶虾饺,还是快餐窗口的糖醋里脊,中餐在澳洲的受欢迎程度毋庸置疑。


    只不过,不少中餐馆来到澳洲以后却似乎有一点“水土不服”,因而经常被当地卫生安全局的雷达和媒体的镁光灯盯上。


    1

    出事的总是中餐馆?

    澳洲中餐馆最经常被曝光的就是后厨卫生标准和食物处理问题。


    比如位于悉尼北部的Elanora中餐厅,在去年仅仅5个月以内就被处以7笔罚款,总计3080澳元,“罪名”包括未能消灭害虫和不正确地储存食物。


    Elanora中餐厅


    榜单上同样赫赫有名的是不远处的Avalon中餐厅。在去年,该餐厅因肮脏的后厨环境和害虫收到了9次处罚,罚款总额为3960澳元。


    Avalon中餐厅


    再比如位于Auburn的兴龙华烧腊饭店在去年6月收到了5笔罚款,合计5060澳元,罚款条目包括未能及时处理害虫以及后厨安全与卫生环境的不规范——在早已收到警告的前提下。

     

    兴龙华烧腊饭店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在澳洲,当地的卫生局对冰箱和水的温度,蔬菜、肉类、海鲜的摆放顺序,甚至烹饪用具和洗涤用品的存放都有严格的要求,并且餐馆还必须在卫生局许可的地方进货。其实不少中餐馆因卫生问题被处罚之前,其问题已经大多存在较长时间。


    那么这些中国老板为什么会冒着风险投机取巧,却对卫生局的严格标准甚至警告都置若罔闻呢?


    这又得从一项曾经风靡一时,面向中小企业主的澳洲商业移民签证说起。


    不像“五百万万移民”的高门槛,这项于2003年推出的163签证既无英语要求,也无学历限制,年营业额均在40万澳元以上即可,更可实现“一人申请,全家移民”。


    于是,近年来不少中国的小老板们在澳洲各地买下中餐馆或咖啡厅并用于投资移民。但是由于许多人经营经验欠缺,对澳洲的安全标准并不熟悉,甚至英语程度也堪忧,因此餐馆的经营也往往成了一场灾难。


    曾在一家中餐馆工作过的印度裔的帮厨阿立(化名)在采访中告诉《澳洲财经见闻》,“市政厅的人来过好几次了,我也不知道老板和主厨听懂了没有。厨房里仍然没有温度计,没有一次性擦手纸,冰箱里放着上个星期被解雇的厨师留下的切好的肉,老板舍不得扔。”


    他回忆起当时最令他震惊的一幕是,“有一次我正要端菜出去给客人,她突然叫住我说这份菜炒太多了肉,直接用手抓了一片牛肉——是的,用手,没戴手套。”


    阿立补充,他在这家餐厅工作了一个月,虽然收到的工资是税后的数额,但他从未收到过一张打税的工资明细(Payslip)。甚至由于双方英语口音理解上的障碍,他在后来与该餐馆老板之间的交涉都成了一场闹剧:


    “我和她问了工资明细的事情,以及超时工作的额外工资如何结算。我甚至和她说,我可以去公平委员会去告她。但是她只是不停地说,好的好的,我们是朋友。” 他哭笑不得地说。


    当然,不仅仅只有中餐馆才存在着卫生问题


    事实上,在新南威尔士州的食品安全局网上,一共罗列着1447条自2017年6月以来收到处罚的餐厅信息与明细。


    澳大利亚食品安全专家贝克特(Gavin Buckett)指出,食品安全并不是针对中餐馆特有的,而是所有餐饮公司都需要尤其重视并迫切解决的问题。


    “我不知道这里面一共有多少家中餐馆、印度餐厅、巴基斯坦餐厅或其他餐厅。”


    他补充道,“在我的时代,我的确看到过一些可怕的事情,但这并不是特定于来自某个国家的人们,或某种美食行业的事情。可能会发现某种菜系的餐厅非常好,但也会有一些不太好。我已经从事了近十年的食品安全工作,但还没有发现针对某种菜系有特殊的情况。”


    实际上,食品安全问题也远远比我们看到的更复杂。哪怕“那堵墙”背后的厨房和冰箱是多么光可鉴人,却仍然有可能存在着许多看不见的危险。


    2

    中餐里看不见的危险


    来源:Simon Letch


    根据澳大利亚食品安全信息委员会统计,澳大利亚每年大约有530万人食物中毒,其中四分之三发生在餐厅。


    其中有些人因为食用了花生、芝麻等过敏源,有些人可能食用了劣质或过期的食材,而有些人可能食用了违反标准储藏的食物…


    甚至是味精。


    在西方国家,这种人造添加剂被认为是一系列不良反应的罪魁祸首——头痛、出汗、脸红、面部和颈部麻木、心悸、恶心、胸痛和失眠,统称为“中餐馆综合症”。


    除此之外,中餐的一些传统烹饪习惯也极易引起食物中毒。


    食品微生物学家莫尔女士(Cathy Moir)指出,炒饭就是常见的罪魁祸首,这种食物中毒曾经在上世纪70年代的澳大利亚尤其高发。



    她解释称,“中餐馆会在前一天煮好米饭,并在把米饭放在外面,第二天再炒。因此,它已经待了整整一天,而其中的芽孢杆菌也已经发芽、生长,并产生毒素。” 


    而和很多人理所当然认为高温可以杀菌的想法相反的是,“炒饭的时候,毒素并没有被销毁,顾客吃了以后,就爆发了食物中毒。”


    她补充,“随着卫生当局查明原因,教育餐馆老板,这种食物中毒的发生率现在已经明显下降。”


    END


    当澳洲的中餐馆开始纷纷自豪地宣称自己不用味精烹饪的时候,身在中国的消费者们这些年来吃下去的又是什么呢?


    是掺杂了三聚氰胺的婴儿奶粉,是添加瘦肉精的肉类产品,是镉含量超标的大米,是用染色剂和石蜡制造的面条,是用荧光粉漂白过的蘑菇,是经过层层提炼的地沟油…


    中国的《食品安全法》于2009年6月起生效,规定禁止使用非法添加剂,并在广义上为加强从“农田到餐桌”各个环节的监管提供了法律基础。


    但是十年过去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的是,那些在澳洲各大超市中“每人限购两罐”的中文标示前疯狂地抢购婴儿奶粉的中国人。


    推荐阅读

    21

    02-2019

    澳洲中餐馆纷纷倒闭,刚登陆悉尼的海底捞可以活下来吗?

    27

    08-2019

    后悔读大学了?澳洲大学的高材生,都在和高中毕业生抢工作...文凭有多重要?

    19

    01-2019

    “在夹缝中求生”?澳洲中餐厅的生存现状

    推广

    觉得好看,点下它吧


    上一页:刚刚!澳大利亚20岁中国留学生确认,在悉尼被华裔绑架!被多次电击,铁链锁住,面部惨不忍睹!.. 下一页:可怕!澳洲华人旅行社老板面试时迷奸多名女子!发中文广告引诱受害者“上钩”!已作案三年!..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