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社群圈子信息
      社群圈子信息
  • 圈主:扬帆启航
  • 粉丝:1 人
  • 人气:38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电话:0405 305 437
  • 地址:328 Lune River Road, Ida Bay, TAS 7109
再放大招!澳政府拟将 不交税的自雇/小企业主 按“老赖”处理
2019-09-03 07:21:24 59
  • 收藏
  • 管理

    共3343字|预计阅读时长5分钟


    阅读导航

    • 前言

    • 前所未有的巨额欠缴税款

    • 理查德·霍格盗窃税款事件

    • 税务负债进入征信系统


    前言


    澳大利亚税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纳税人欠缴的税款已经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接近240亿澳币。


    在现任联邦政府慷慨减税促消费、大兴土木促经济的背景下,支出总需要收入来填补。


    根据联邦政府最新拟议的法案,联邦政府提议ATO开放税务负债情况给信用报告机构。适用对象为拥有澳大利亚商业号码(ABN)、逾期缴纳税款满90天,并且金额超过10万澳币的纳税人。


    在税务负债同个人征信挂钩的背景下,包括商人、保洁人员、出租车司机、农场主、医生和律师在内的自雇人士和小企业主可能由于欠缴税额而进入“失信名单”,继而无法获得一些基本的服务,如信用卡、住房贷款等。



    1

    前所未有的巨额欠缴税款


    拖欠税款在澳洲并不稀奇。事实上,部分纳税人欠缴的税款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数字。


    根据澳大利亚税务局(ATO)提供的数据,上一财年可收回负债激增,达到237亿澳元,高于2016/17财年的209亿澳元。其中,中小企业是最大的负债人。


    ATO表示,在接近240亿澳币的欠缴税款中,接近100亿澳币受到了应税人的异议或有待上诉,11亿澳币“不具备上诉的经济可行性”,37亿澳币“无法通过法律手段追回”。


    税务局的年度报告还指出,从利润较高、规模较大的企业中收缴税款相对更多,继而实现了超出预期的税收收入。


    2017/18财年,澳大利亚净税收收入达到3970亿澳元,较上一年增加了374亿澳元,增幅为10.4%,比预期高出125亿澳元。


    而当年企业税增收161亿澳元是最大的功臣。


    同年,澳大利亚税务局一共收到了36,572,123份退税登记,其中有361,107份在税务稽查后进行了调整。


    另外,税务局收到了20,241份投诉,其中包括向税务总署提出的投诉,较前一年略有下降。在这些投诉中,大多数(3,096份)与“表格处理”先关,与债务和付款有关的投诉为1488起,与递交和处罚有关的投诉则为533起。


    按照规定,纳税人可以对税务局的决定提出异议。2017/18财年共有24,350名纳税人对税务局的决定提出了异议,较前一年度持平。其中,有478人进行了法律诉讼。


    如果是税务局的过失,纳税人有权获得赔偿。2017/18财年,税务局因自己过失向纳税人赔付了409,035澳元,约为前一年支付金额的一半。赔付金额中位数为495澳元,平均数为7,575澳元。


    在所有纳税人群体中,澳大利亚税务局全年完成合规活动340万次。


    值得一提的,很多情况下,税务负债是在纳税人并不知情的条件下发生。


    2

    理查德·霍格盗窃税款事件


    Sandey Macfarlane是墨尔本前税务代理人理查德·霍格(Richard Hogg)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后者于2018年因犯罪被判入狱五年。


    图-墨尔本前税务代理人理查德·霍格(Richard Hogg)来源:ABC


    在法庭上,Hogg承认从客户和澳大利亚税务局处盗窃税款超过410万澳币。这起案件中共有50名受害者,但仅有15名受害者出庭作证,指证Hogg所犯下的罪行,法院下令赔偿其中13人总计110万澳元。


    目前,Hogg正在维都利亚州Sale地区的富勒姆惩教中心服刑。这原本应该是故事的结尾,但是对于这起事件的受害者而言,他们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赔偿令本应让他们的生活变得轻松,但是事实却证明赔偿令只是徒劳。


    ATO目前依旧在向这50名受害者追讨税款。尽管Hogg被定罪的时间为2010年至2016年期间,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受害者可追溯至近20年。


    Marcfarlane说道:“他们中有些人已经退休,几乎没有收入来偿还税收负债。”


    “他们面临破产的处境,有些人因为这种偿债压力而病倒,根本就毫无正义可言。”


    根据Hogg被指控的罪行,六年来,他以“伪造的税务减免计划”向为数众多的客户索要预付款。


    他欺骗客户称,如果他们把钱存入“单位信托”或购买“公司损失”,这样,他们可以减少自己的纳税义务。很多客户由于他是专业的会计师而选择相信他,但是后来法庭调查发现Hogg并不是特许会计师。于是,这些客户就成为了受害者,不仅钱打了水漂,目前还被ATO记录在案,欠缴税款。


    事实上,Hogg只是打着税务局的幌子,客户的钱都流入了他的私囊。Hogg用盗窃来的钱供个人挥霍,买豪车和豪宅,海外奢侈游、豪赌,最终挥霍一空。


    Macfarlane说道:“Hogg事件到来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不仅是经济损失,而且还有心理打击。”


    “受害者不仅付出了数十万澳币的法律诉讼费用,目前拖欠的税款更是数以百万计。心理上的痛苦也是显而易见的,一些受害者表达了想要自杀的想法,因羞耻、内疚、愤怒、震惊和怀疑导致家庭破裂。”


    至于法院的赔偿令,用Macfarlane的话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他说:“我们被Hogg打劫,同时又被ATO追着偿还税款。”


    图-受害者Wayne夫妇, 来源:ABC


    按照法院的赔偿令,Macfarlane虽然有权追索6.6万澳币,但是他因为被欺诈拖欠ATO的税款已经高达13万澳币。


    “法院判决已经结束,生活仍然在继续,但是我们却掉入这个旋涡中无法自拔。”


    3

    税务负债进入征信系统


    按照最新拟议的法案,联邦政府提议ATO开放税务负债情况给信用报告机构。适用对象为拥有澳大利亚商业号码(ABN)、逾期缴纳税款满90天,并且金额超过10万澳币的纳税人。



    在参议会收到的众多提交意见中,最大的担忧莫过于:如果纳税人征信上有污点,他们的生计会因此受到毁灭性的影响。


    据了解,不良信用记录可保持长达5年的而时间。如果存在不良信用记录,商家可能无法贷款和/或无法安装诸如移动电话帐户之类的基本服务。另外,根据拟议法律,一旦征信报告中添加了不良记录,将很难删除,并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联邦政府的这一提议最初于2016年出炉。按照最初的计划,负债报告门槛低至1万澳币的税务负债,但是经过协商后将最低门槛提高至10万澳币。


    助理财长Michael Sukkar表示,这条法律针对的是那些没有与ATO有效合作来管理其税务债务的人。他说:“这条法律有助于“减少不缴纳税款企业所获得的不公平优势。”


    但是,这一提议遭到了税务监察员,小企业监察员和一些游说团体的批评,后者认为立法过于匆忙,缺乏对纳税人的保护措施。


    监管机构和游说团体表示,虽然理解ATO的口头指示,即不会滥用拟议法律提供的权利,但是政府仍然需要在立法中加入额外的保障措施,以消除可能发生的风险。


    澳大利亚法律委员会(Law Council of Australia)担心,虽然报告门槛从1万澳币增加到了10万澳币,以确保个人不受影响,但许多持有澳大利亚商业号码(ABN)的人可能会受到打击。


    其中包括商人、保洁人员、出租车司机、农场主、医生和律师等自雇人士和小企业主。他们可能面临无法获得需要提供征信的相关服务,如信用卡、住房贷款等。


    法律委员会税务理事会全国主席Clint Harding表示,对于以自己个人名义,而不是通过企业或信托方式经营建筑施工业务的人非常普遍,这些人的累计税务负债可能已经达到10万澳币的门槛。


    他说:“并且,因为他们拥有ABN,所以会成为新规的适用对象。”


    为此,法律委员会建议指定一个实体机构作为“信贷报告局”,并由议会直接审查。拟议的法律中应该有不报告税务负债情况的明文规定。


    例如,如果纳税人对债务提出异议(在ATO内部通过税务监察员或外部法院),并且ATO已同意延迟付款时间或因严重经济困难而免除负债,则不应报告为债务。


    另外,委员会提议,如果澳大利亚税务局因过失导致不准确或不恰当的披露,并且给纳税人造成了不利影响,新的法律中应该存在赔偿的明文规定。



    谈到这一点,澳大利亚注册会计师协会负责人Gary Pflugrath还提出了这样的一种担忧,即企业/小生意主希望通过偿还负债来阻止信用报告披露,而澳大利亚税务局不愿意签署付款安排协议的情况下,企业/小生意主将容易受到高利贷等掠夺性贷机构的影响。


    他说:“这可能会加剧而不是解决小企业的流动性挑战,导致破产数量上升。”


    END


    事实上,无论是在澳洲,还是在中国,小生意主/自雇人士大都并不是税务/财务领域的专业人士,并且税务/财务规划过程往往复杂,并且缺乏透明度。


    在这样的背景下,绝大多数人都会求助于税务/财务代理。但是,整个行业鱼龙混杂,发生上文中提到的理查德·霍格盗窃税款事件风险不仅存在,而且发生不合规的概率也很高。


    当然,作为投资者/纳税人本身,在寻求代理的过程中固然应该尽到尽职调查的义务,但是往往会由于信息的不对称而处于弱势。因此,在新法咨询阶段,应该更多的考虑保护纳税人的权利。


    而不是形成一种“在澳洲,我宁愿打工,也不愿意做小企业主”的现象。


    参考来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18-10-30/australians-owe-more-debt-than-ever-to-the-ato/10443748

    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8-23/your-alleged-tax-debt-could-end-up-destroying-your-credit/11438696?section=business



    推荐阅读

    24

    08-2019

    【寄生澳洲】澳大利亚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利益

    23

    08-2019

    澳洲政府欲“限钞”,央行偏爱“放水”,澳洲居民如何自处?

    21

    08-2019

    绝望真相!日子过得“一代不如一代”?在澳洲你根本不敢老去

    推广

    觉得好看,点下它吧


    上一页:2019年澳洲最受媒体关注的CEO:丑闻让银行总裁登上头条 下一页:真正的富可敌国 这个神秘家族资产50万亿 相当于384个世界首富?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