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社群圈子信息
      联系方式
  • 电话:0437883018
  • 地址:墨尔本
捐出500亿、举报副部级高官,依然难逃一死
2020-01-13 19:37:58 126
  • 收藏
  • 管理


    来源:天涯论坛


     

    导读:


    “我不服,我要检举!”这是亿万富豪袁宝璟留在人间最后的一句话。几十分钟后,他与两个兄弟一起被注射死刑。这一天是2006年3月17日,一个月前,袁宝璟刚过了40岁生日。


    也曾富甲天下尽享荣华

     

    辽宁辽阳人袁宝璟,1989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中国建设银行证券部。大学时就开始推销股票的袁宝璟在证券市场上如鱼得水,曾一天之内成交额达6700万元。1992年,袁宝璟在北京怀柔注册了一家北京建昊实业发展公司,启动资金20万。创业的袁宝璟从此在股票、债券市场风生水起。到1996年时,他名下资产已有30多个亿,下属企业60多家。


     
    此时的袁宝璟,身上闪耀着各种光环,“北京的李嘉诚”、“中国股票第一人”、中国首位“世界青年创业者大奖”得主、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1996年,他捐资1000万,和共青团、全国学联一起设立了“建昊奖学金”。一位奖学金获得者还记得颁奖时袁宝璟说的话:“把这个奖颁给你,不仅是表彰你优秀的学业,更是表彰你高尚的品格,希望你以后继续努力,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益的人。”

     

    袁宝璟那些年风光无限,他的妻子、舞蹈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卓玛透露,2002年袁的母亲下葬,辽宁省政法委书记李峰不但亲自接机,还安排了武装保镖驾驶武警牌照轿车一路护送袁宝璟。


    2

    斗法刘汉埋下祸根

     

    袁宝璟的财富和地位扶摇直上,直到他和刘汉结下了仇怨。刘汉身后,是权倾朝野的周永康。
     
    1996年,在海南炒期货的刘汉被一位成都老板请回来操纵高粱期货行情,当时高粱期货的庄家,就是袁宝璟。刘汉刚建仓,交易所的副总就带着袁宝璟的人找到了他。
     
    袁宝璟的人提出,给刘汉5万手单子,5000万现金,让刘汉协助一起炒价格。但刘汉却告诉他们,全国的粮食部门都向四川发高粱,想少赔钱只有赶紧平仓走人,“现货1300,你们做到1900,必输无疑”。果然,刘汉进入交易后,只做了几个单子,高粱的价格就掉下来了,袁宝璟的公司不得不平仓走人。

     

    这次斗法刘汉赚到2000万,袁宝璟亏了9000多万。袁怀疑,他的损失是因为刘汉和期货交易所的领导修改了规则,于是起了杀心。
     
    杀手是曾当过辽阳刑警大队专案中队队长的汪兴。在这之前,袁宝璟已经派过一次杀手,这个叫李海洋的杀手,1997年2月1日晚上9点在四川广汉市西园宾馆发现了谈生意的刘汉,待刘汉离开时,李海洋连开两枪,一枪射偏,一枪穿过奔驰车的玻璃改变了弹道,刘汉逃过一劫。

    已有了警惕的刘汉,让汪兴踪迹都没有寻到,最后只有作罢。

     

    刘汉没死,但这个刺杀计划却成了汪兴要挟袁宝璟的把柄。财路上不得意的汪兴多次以此勒索敲诈袁宝璟,头痛不已的袁宝璟再起杀心。
     
    2001年11月,汪兴被人连捅数刀,因为抢救及时捡回一条命。没想到此后汪兴继续打电话恐吓袁宝璟。2003年10月4日半夜,汪兴走到家门口时,袁宝璟的亲戚袁宝森持双筒猎枪冲上去连开两枪,汪兴当即毙命。


    3

     捐油田举报高官欲免死

     

    汪兴的死,成为袁宝璟殒命的导火索。
     
    案发后,辽宁省、市、区三级机关迅速成立了“10.4”专案组,2003年11月,袁宝璟及其胞兄袁宝琦、堂兄弟袁宝森、袁宝福先后被警方缉拿归案。2005年1月13日,辽阳中院判处袁宝璟死刑。


     
    为求活命,袁宝璟费劲了苦心。
     
    2005年10月,本该被执行死刑的袁宝璟出人意料活了下来,被暂缓死刑。
     
    其中原因被传有二。其一是他捐出了自己一个海外油田500亿人民币的股份。袁宝璟通过香港华智国际公司以第一大股东身份持有一家印尼石油公司40%的股份,当时市价约495亿人民币。
     
    袁宝璟的妻子卓玛代表他将这些股份捐了出去。10月15日,国家某部委一名办公厅主任会见了卓玛,表示愿意代表国家接受捐赠,这位主任反复问卓玛有什么要求,卓玛说,除了接受这份捐赠,没有任何别的要求。


     
    其二,袁宝璟举报了当时的辽宁省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峰涉及一起1.2亿港币的经济犯罪大案,“在执行前揭发重大犯罪事实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
     
    李峰即是前面卓玛提到的,袁宝璟母亲下葬时安排武装保镖和武警牌照车辆护送他的政法委领导。


     
    李峰曾要求袁宝璟出资1.2亿港币支持他推荐的金龙股票到香港上市,而李峰的夫人则是这家公司的股东。袁宝璟还告诉司法人员,这位高官甚至掌控着该省毒品犯罪和假钞买卖活动。
     
    在看守所里,袁宝璟向两位代理律师口述了这位高官通过汪兴找到他,要求他帮助“黑钱”,每洗1000万元提成300万元。当律师通过看守所干警让袁宝璟在会见笔录上签字时,看守所找出各种理由不让袁宝璟签字。无奈之下,卓玛只好在北京长安公证处的公证下,将这些举报材料寄送至辽宁省有关领导和部门。



    4

    必死无疑或有原因

     

    不过这些都没有救下他的命。
     
    2006年3月17日上午,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公判大会,袁宝璟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脖子上缠着一条哈达,表情平静。宣布完执行死刑的命令后,袁宝璟开始喊冤,并高喊自己要检举,但法庭并没有支持。


     
    上午8点40分,袁宝璟被押往辽阳太子河区东京陵乡石咀子的新殡仪馆,在注射死刑执行车内殒命,与他一起被执行死刑的还有兄弟袁宝琦、堂兄袁宝森。两个小时后,袁宝璟的骨灰交给了在奥迪车中呜咽的卓玛。


     
    被举报的李峰安然无恙多年,袁宝璟死前的举报一直没有下文。2016年李峰因辽宁贿选案被罢免了全国人大代表,从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任上退下,改任辽宁市县政协联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至今。
     
    “某种势力想要袁宝璟的命。”卓玛在为袁宝璟奔波时曾公开这样告诉媒体。
     
    十多年过去了,这股势力到底是谁,依然没有答案。


    上一页:武汉肺炎始发地华南海鲜市场的照片,触目惊心!! 下一页:千万不要拿生命去发生性关系!
    
    全部评论(0)